栏目导航

news

美的

主页 > 美的 >

什么情况?天津中建收购康跃科技子公司9500万尾款超期数月未付

发布日期:2022-02-27 00:56   来源:未知   阅读:

  去年底便已完成股权变更的全资子公司香港羿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羿珩”)转让事项,截至目前却仍有高达9500万元的转让款尚未收回,而距离最初约定的支付时限已过期数月——摆在康跃科技(300391.SZ)面前的,正是这样的现实状况。

  交易对方天津中建北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中建”)为何迟迟欠款不付?康跃科技采取了哪些催收措施?将如何保证上市公司利益呢?

  时间回到去年年底,主要经营股权投资、实业投资、光伏产品产销、货物及技术进出口业务的香港羿珩,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行业发展不确定性增加等因素影响,在2020年出现了经营亏损。康跃科技判断,其亏损状况短期内无法扭转,遂从整体战略规划考虑,拟剥离该亏损业务。

  彼时,天津中建的实际控制人吴强,通过康跃科技控股股东深圳市盛世丰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了解到公司有出售香港羿珩业务的意向,便表示了购买意向。经公司与天津中建协商,最终确定以香港羿珩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账面净资产值溢价1.42%作为交易对价,并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

  2020年12月16日,康跃科技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转让全资子公司股权的议案》,以1.95亿元的价格将香港羿珩100%股权转让给天津中建。

  对于天津中建的财务状况和资信情况,康跃科技强调已进行了考察,认为受让方具备相应的支付及偿还能力。

  财务数据显示,天津中建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7.02亿元、净利润2647.21万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其资产总额2.08亿元,净资产1.49亿元。从股权结构看,自然人吴强出资8000万元持有天津中建80%股权,自然人吴平持有另20%股权。

  在支付方式上,双方约定,天津中建应在本合同生效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向康跃科技支付1亿元,余款9500万元于本合同生效之日起6个月内支付。

  “吴强控制多家企业,拥有较强的资金实力。根据天津中建提供的说明,其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及股东借款。根据吴强提供的说明,本次天津中建购买香港羿珩股权,天津中建账面资金不足以支付转让价款的部分,其将通过借款形式对天津中建予以财务支持。”彼时,认为公司无法收回该等款项风险较低的康跃科技,在收到1亿元的第一笔转让款后,迅速配合天津中建于2020年12月31日完成了对香港羿珩的过户手续。

  与此同时,香港羿珩及其子公司欠公司全资子公司河北羿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江苏启澜激光科技有限公司、江苏启澜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资金往来款合计496.35万美元,尚未支付。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今年5月20日,康跃科技在对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还信心满满地表示,天津中建2020年度实现净利润1966.34万元,2020年末新增应付未付的9500万元股权转让款之后,其资产负债率为47.57%,具有良好的财务状况和盈利能力,“剩余的股权转让将依据股权转让协议在合同生效之日起6个月内支付,即2021年6月末之前支付完毕。剩余的股权转让款不存在不能回收的风险。”

  “截至2021年6月末,天津中建流动资金不充足,为维持其日常经营,需保留部分资金运营。香港羿珩及其子公司经营状况与同期相比虽有所改善,但受国外疫情持续影响,收益未达预期。吴强根据自身的投资战略需求,在2021年6月份至9月份投资了部分项目,投资的项目占用资金较大,未对天津中建予以财务支持,因此未能及时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及往来款。”对此,康跃科技证券事务代表王敏在回复经济导报记者采访函时表示。

  为此,康跃科技于6月下旬已通过通讯方式对剩余股权转让款及往来款进行催收。天津中建收到公司的催收请求后,向公司说明了自身面临的困难,请求公司同意延期支付。

  据王敏透露,天津中建于11月3日出具了《关于延期支付股权转让款及往来款的说明》。根据该说明,其承诺将尽快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及往来款,于2021年12月31日前支付比例不低于40%,剩余股权转让款及往来款于2022年6月30日前支付。“在支付最后一笔款项后,将根据实际款项支付时间,按剩余转让价款每日万分之一的标准,以人民币向康跃科技支付延期补偿费。”

  不过,若此番延期仍无法收回剩余款项,康跃科技将如何保证公司利益呢?“公司与天津中建于2020年12月16日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了违约责任,上述有关违约责任条款持续有效。如果天津中建在2022年6月30日之前未全部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及往来款项,公司将严格按照上述有关违约责任条款的约定,追究天津中建的违约责任。”王敏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